职工论坛

职工论坛

不忘初心(二)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2日  浏览180

——写在“二九四大队上海创业二十年”之际

对二九四人来说,2017年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年份,特殊在哪儿呢?

大致在1992年,我队以轴瓦材料厂的“粉末冶金双金属轴瓦材料”项目,通过核工业华南局、地质总局、中国核工业总公司,申报列入国家经贸委“双加”技改项目名录,申请将项目迁入福州市实施异地技术改造。可以说,1992年是二九四人开启走出浦城大山深处、进入福州等大都市步伐的元年!

短短5年之后的1997年,二九四人再次“出手”,与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政府洽商并达成协议,成功收购九亭自行车压延制管厂厂房、土地资产。自此,二九四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今天,当我们回眸过往,审视1992年以来的25年二九四人所走过的路,我们感慨良多。25年,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短短的一瞬,在人类的历史中也不过是四分之一个世纪,而对二九四来说,却是占据了她已有“生命”历程的一半以上的光阴!这25年里,我们一起经历了什么呢?

1993年,核工业历史上著名的“南京会议”召开,明确了“保军转民”的指导思想,包括二九四人在内的核地质系统告别“计划经济”,走上“找米下锅”的多种经营之路。

1994年底,我队的轴瓦材料厂搬迁福州城门镇黄山村投产。

1995年8月,福州核威密封材料厂成立。

1997年6月,我队与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政府签署“产权转让合同”,成功收购九亭自行车压延制管厂土地及厂房资产。8月,我队上海基地指挥部在九亭镇九新公路36号挂牌。

1999年上半年,核工业地质系统铀矿地质勘查单位属地化管理方案出台。翌年4月,根据国家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与福建省人民政府达成的会商纪要,我队与核工业二九五大队一起划归福建省地矿局管理。

1999年11月,我队上海核威实业有限公司成立。

1999年底,经过大队批准,第一批职工在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购买商品住宅。

2000年6月,上海核工碟形弹簧制造有限公司成立。

2001年4月,我队收购九亭镇所属九亭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中心。

2001年底,我队受让福建省地质医院资产。

2002年10月,我队与九亭镇人民政府达成协议:九亭镇收购我队九新公路36号地块土地及厂房资产,同时我队购买九亭镇高科技园区涞坊路2039号67000余平方米工业用地。

2003年10月,我队涞坊路2039号工业园区一期(5幢)1.5万平方米厂房工程竣工交付,核威实业公司等队属企业陆续迁入投产。

2005年,我队收购松江区新桥镇民强路27亩工业用地。

还有很多很多.......

25载风雨路,见证了二九四人百折不饶的都市创业之路,也是二九四人用自己的双手诠释“不甘贫穷,不甘落后,超越自我,拼搏创新”的二九四精神的心路历程。这正如几年前一位同志对《青山踏遍》书名内涵的“扩展”解读那样——二九四人因为从事铀矿地质勘查事业“踏遍”了八闽大地的山山水水,而在她历经的非凡征程中,能有如今多业并举的发展局面,攻克的又何尝不是道道“关山”?!

曾经有很多人与我探讨过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二九四人这么爱“折腾”?最近我认为我可能找到了其中的一个原因——不安全感。1993年,二九四从一个“穿军装”的保密单位变成核工业部事业单位还不足10个年头,就要按照上级的精神“走市场”,难以想象这样的变革对习惯了按上级下达的“计划”安排工作的二九四领导层的思想冲击有多大,更难想象对已经吃惯了“皇粮”的二九四普通职工的心理冲击是怎样的。可以肯定的说,这种巨大的“变革”给每个二九四人带来的是巨大的“不安全感”。穷则思变,从解决不安全感出发,不等不靠,栉风沐雨,不断努力、穷其所能去寻找“安全地带”的过程,一步一步,二九四人从大山深处走了出来,进了福州,进了上海。值得庆幸的是,过程虽有惊险、波折,但绝大多数二九四人如今已在福州、上海“安居乐业”。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代二九四人实现的“大跨越”,不仅为二九四事业开辟了新的空间,更多惠及的将是后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影响是深远的、巨大的。

回头来看,1992年、1993年不仅对二九四人是两个极为重要的年份,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中,也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年份。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发表南巡讲话,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冲锋号;而正是在1993年的11月,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

我们回顾历史,不是为了躺在前人的功劳簿上自我欣赏、自我陶醉,这样我们的好日子恐怕就不多了。我们回顾历史,是为了从二九四的精神宝库中汲取营养,砥砺前行。就像习近平同志针对党的建设所指出那样,对共产党人来说,最大危险是精神懈怠和理想信念的滑坡。同样,二九四当前面临的最大风险和威胁来自于干部队伍自身,核心团队已经出现的一定程度的精神懈怠问题,应当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

展望未来,我们必须以对二九四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状态,认真研究谋划二九四的发展战略和可行路径,全心全意把二九四的事情办好。只有这样,才能无愧于二九四的前辈,包括那些在部队时期牺牲的战友们,也无愧于我们过去付出的努力,无愧于前辈给我们留下来的这份事业,何况这其中也有我们自己的汗水!所以,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停下我们的脚步,不能忘记当初我们为什么出发,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只要我们心气还在、责任感还在、使命感还在,就没有我们二九四人战胜不了的困难。

对我们二九四人来说,现在拥有的一切还远远不够,还没到达“安全地带”。            (王祥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