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史专题

我的1997

发布日期:1970年01月01日  浏览93

    1997年,发生了两件事,一直记得。一是香港回归;二是一个从刚刚改名为昆明理工的大学毕业的青年参加了工作,来到了二九四,那便是我。
    1
    七月的雨,倔犟的很,九头牛也拉不回,不停的下。
    从长沙上火车,没有坐票,还好随身带的箱子,可以让我在列车的过道把自己放在上面。一只陪我七年读书的箱子,如今也与我相依,去参加毕业后的工作。
    你辛苦了。
    ……
    到达上饶已是深夜11点了。次日醒来,吃了碗米粉,赶往从上饶到浦城的客车。现在想,对上饶那次的唯一印象就是米粉很辣,有家乡的味道。一路上道路两边不时看见被大水冲毁的庄稼和房屋。
    可恶的雨,还在下。前面的路也冲毁了。在断头处下车,涉水到对岸。上了一个坡,山脚下,青瓦白墙一大片,没有一幢现代的建筑。
    浦城还这么古朴,我喜欢。心想。
    在我伞下躲雨的美女告诉我,这是九牧。
    现在的九牧还这样吗?
     2
    二九四大院正生机盎然,满院苍翠。
    沿着那条从门外一直延伸到大院中心的长长坡道,两边有高耸的树木,还有掩映在其中的房屋,惊奇的是有排列整齐的爬满地瓜藤蔓的梯田。还有更令我惊奇的,在招待所旁边,草地上用绳子拴着一头正在吃草的羊……
    现在,谁能告诉我,那羊是谁家的!!
    呵呵,只是好奇。
    ……
    “小伙子,你来啦!”爽朗的声音,朱书记叫来了陈科长。
    照例是报到的手续,同一天报到的还有宁军,何耀春,廖建平,住将军楼(是叫将军楼吗?办公楼后面的那幢楼)。他们分在轴瓦厂,我暂时在劳人科等待安排。他们三个有时会去上晚班,只剩下一个我独守空房。
    呜。
    静谧的夜,吞噬了白天的喧嚣与笑声。心却总能在这夜色中泛起无数对亲人的牵挂与对未来的幻想。
    ......
    几天后,劳人科办公室进来了一个人,看到我,一边跟我握手,一边跟陈科长说:“这个小伙子就是要跟我们去上海的吧?”我呵呵的笑,陈科长说是的。然后那个人跟我说:“嗯,小伙子不错,很高。”
    现在想,那个时候的王副,现在的王队长,也是个小伙子。如今我们还是“25公岁与20公岁”。
    哈。
    3
    1997年的九亭在上海市区人的眼里是乡下,这从我第一次乘坐上海出租车的司机那里可以看出来。他不知道九亭在哪里,从虹梅路汽车站到九亭的路程,他竟然下来问了两次路,估计也走了不少弯路,而我也为此多付了不少车费。
    和王副,刘含平,张政委住在九里亭村的招待所,那栋楼是现在的九亭交警办公楼。晚上没事,和同房间的政委下象棋,各有输赢。
    你没偷我的棋子吧,政委。
    ……
    九新公路36号那时还没有门牌,是我们后来特意去申请的,跟浦城基地的36号信箱保持一致。
    到达上海的几天后,冷轧厂的人还在厂区里处理后续资产。我们从隔壁厂里接了电线,从对门厂的门卫那里用桶拎来水,开始打扫卫生。办公室、宿舍安排在进门北 面那栋两层楼的二楼,紧挨着,厨房是一楼最东面的一间。办公座椅是冷轧厂的旧物,床是旧的铁架床,被子是从浦城基地招待所带来的。但,一切如新。
    新的开始……
    4
    上海夏天的蚊子“老结棍额”。
    四个小伙子,后来是五个,因为陈济福主任来了,大家住在一个房间里。夏天很热,没有空调,只有电风扇,睡觉身上只穿了裤衩。不管睡觉前蚊帐弄得多密封,第 二天早上总能在自己的蚊帐里发现几只肚子圆圆微微泛红的蚊子。一动也不动,好像在等着你去感受杀死别人,流的却是自己的血那种滋味。而此时,总能见到自己 身上一个个深深的“吻痕”。我至今还没弄明白,当时的蚊子是从蚊帐眼里爬进去的还是从开口处缝隙爬进去的?
    依稀记得当时一个经典恶作剧,有人趁陈主任先睡,把他的蚊帐偷偷的弄一条缝,第二天早上就听到大叫声……
    当然,还有笑声。
    ……
    做饭是一件苦差事,也是一件乐事。记得那时做饭分配经历了几个阶段:刚开始是我买菜、洗菜,炒菜就是王队长、刘含平和政委他们仨。后来我也开始炒菜了,等 到陈主任来了,就开始分组,轮流买菜做饭洗碗。林玉民和他家属来了,就他们两个全包了,后来又请来了一个本地阿姨做了一阵子饭。
    那时,政委开车,是一辆很老的“大屁股”(吉普),每当该轮到他做饭时,他总是有由头离开,不是去加油、打气就是去修车……
    下次不和你一组,哼。
     5
    华南地质局核工业二九四大队上海基地指挥部的工作在有条不紊的开展。
    跟政府打交道;联系开通水、电、电话;和冷轧厂处置剩余资产;基地挂牌;装修办公室;成立利源贸易公司;厂房出租。
    不胜枚举。
    ……
    那时侯,环境状况比现在还要糟糕。办公室一天不打扫,桌上、地上就密密麻麻的一层泥土,不论你的门窗关得多结实。因此每天吃好早饭第一件事就是打扫房间的卫生。我们当然不可以也不愿意让王总指挥打扫卫生,准备也把他的办公室一起打扫了。
   “我自己来,你们打扫不干净。”他说。他果然自己拖地,很认真很仔细,每个角落都拖到,而且,拖一次地拖把要洗三四次。
    果然比我们打扫的房间干净多了去了。细节决定成败!
    这应该是我工作的第一课。
    6
    人们常说,开始回忆了,也就说明自己老了,而我好像从不这么认为。能在人的记忆深处留下的是刻骨的苦与乐,已摈弃了当时的冲动和义气。这样的回忆,能给人以新的指引和对普世价值的强化。
    如今物欲横流,“表叔”、“房妹”、“裸官”,一个接一个;“地沟油”、“塑化剂”、“毒胶囊”,一曲接一曲。人们为了利益挑战着社会的道德底线,走向普 世价值的另一面。每每从“外面”回到“核威家园”,如在外历经风雨的小舟回到一弯平静的湖水,沉静而惬意。       7
    1997年,发生了两件事,一直记得。一是香港回归;二是一个从刚刚改名的昆明理工大学毕业的青年参加了工作,来到了二九四,那便是我。
    ……
   2013年1月7日。我在这湾平静和睦的湖水旁,正在看一本书,书名如下。
    给理想一点时间(Ⅲ)。
    给理想一点时间撒。(这句话用四川话读,应该更有韵味。)


    文中:
    陈主任-陈济福        政委-张洪发               陈科长-陈俊明 
                                                                    (黄年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