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史专题

包饺子

发布日期:1970年01月01日  浏览104
队史办按:方咸连同志系1973年的江西籍战友,1986年调回地方工作。在我队工作生活了十多年,对我 队怀有极其深厚的感情,始终关心、支持着我队的发展。特别是得知我队编纂队史的消息后,先后撰写回忆文章20余篇,从不同的侧面回忆了部队时期工作、生 活、学习的情景,值得我们很好的学习和回忆。

 

    我不是北方人,但我喜欢吃饺子,从小就“胃口好”,爱吃什么蒸饺、煮饺、煎饺、肉饺、菜饺、蛋饺等。可惜的是,那时的我,是个“动嘴不动手的懒人”,不会包饺子……

    前几天,两位亲戚来我家做客,我亲自给他们包饺子吃,他看到我擀饺子皮和包出来的饺子时,连连称赞说,高手、高手,是位包饺子的高手。

    哪里,一般般,还说得过去,以前我不会包饺子,是在部队我们连长、指导员亲自教的。于是,我想借用二九四队刊《核威家园》这个平台,写些东西,讲讲指导员教我们包饺子的事情。

    那时,连队包饺子吃,是一项“大兵团作战的集体项目”。在我刚入伍的1972年12月至次年的2月份,由于我们航测连(后更名为科研连、综合连等)的营房 还没有全部交付使用,厨房还在运输连车库后面的一个小山坡上,距连队约有200来米远,厨房也只有巴掌那点大,油毛毡当瓦,木板做墙,四面通风,夏天热得 像“蒸馒头”,冬天冷得像冻馍馍。平时厨房做好了的饭菜,还要派各班的值班人员去端到营房这边来吃。你想,全连所有人要到这样的厨房里包饺子能施展得开 吗?答案肯定是不行的。

    艰苦的日子终于挺过去了。3月份,营房、厨房开始启 用。生活条件好了,伙食也开始改善了。3月份的一个星期六下午,连队安排晚上包饺子吃。听说晚上包饺子吃,嘴馋的我吃中饭时就特意留点肚子准备晚上多吃几 个饺子呢!下午,炊事班的同志早早地就把饺子馅准备好了,一桌一脸盆。等大家进食堂后,各桌值班的人员就到炊事班排队称取面粉了,我们4班分成2桌。我们 这些新兵,基本上都不会包饺子,只是东跑西跑地去偷看其他班是怎样操作的,回来好自己下手。班长董关祥可忙坏了,一会儿跑这张桌,教我们和面、醒面、擀 面,一会儿跑那张桌子……

    在这关键时刻,指导员王善成看到我们这桌比较冷清,就从邻桌过来了。

    “怎么样啊,不会包饺子?”指导员问。

    我说:“不会包噢,请指导员教我们包吧”。

    “好啊。其实,说包饺子容易也很容易,说它难也有点难。来,把擀面杖给我”。只见他顺手拿了一块小面块,放在案板上,用手掌轻轻地一按,然后用擀面杖轻 松地滚起皮子来,不一会,案板上就一堆了。他放下擀面杖,说,大家看,饺子是这样包的,只见他左手半握拳,大拇指和食指自然伸出,把一张饺子皮放在手掌 上,放入适量的馅。他还反复叮嘱道“技术不熟练的话,馅要少放点,不然的话,饺子很容易破,那就不好吃了”。他左手托住饺子,右手拇指在右边向外轻推内侧 皮,食指将外侧皮形成褶折,然后将褶折捏紧,左端饺边也和右端饺边一样捏紧,这就是月牙饺啊。

    我们指导员是位1947年入伍的老兵。他说,包饺子也是部队的一项传统,在战争年代的部队也包饺子吃。记得有一次刚包好饺子,就接到部队要急行军的命令, 那时炊事班的同志可有办法了,他们把行军锅往炉子上一放,抬着锅边煮饺子边行军,班排战士则是边行军边吃饺子……想不到在包饺子时也不忘给我们上政治 课。

    此时,全桌人都拿起饺子皮,跟着指导员的样子照葫芦画瓢,认真地包起饺子来。我也拿起皮子往手心里放,加入肉馅,然后皮子对折,可不知是饺子皮比较调皮, 还是肉馅不听话,有意和我作对,当我做到最后1个月牙的时候,饺子皮破了,露馅儿了,没办法,只有再拿一块皮子补上,就这样我包的饺子“走了样、跑了 调”,既不像饺子,也不像包子,看了大家都发出了笑声。邻桌的洪国川听到笑声,也来凑热闹,他拿起我的饺子说“我建议军人委员会把方咸连同志包的这个饺 子,命名为‘方氏饺子’……”。吃一堑长一智,我吸取包第一个饺子的教训,认真地包起来,而且有了明显的进步。

    指导员还把包饺子简单地总结为七个环节,即和面、拌馅、剁菜、揪面团、擀皮子、包饺子、煮饺子等……最后指导员鼓励大家说:“只要大家慢慢地学,今后你们包的饺子,肯定比我包的要好看、好吃。”

    后来才发现,连长谢传志也在邻桌教大家包饺子,想不到包饺子也要连长、指导员当教练。